2009-4
  「中國游戲工作委員會香港聯會有限公司」正式改名為「香港遊戲產業協會 Hong Kong Game Industry Association」。
 
2008-11
  協會策劃首屆「Hong Kong Online Game Show 2008」,大會邀請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(資訊科技界) 譚偉豪博士作主禮嘉賓,並由及香港生產力促進局(資訊科技部)總經理兼協會榮譽顧問容啟泰先生作致歡迎詞,在開幕前場外已有過千名玩家排隊等候,開幕後人潮更沖至各攤位搶購心愛遊戲產品。
 
2008-5
  協會策劃「香港遊戲界四川賑災大行動」,四川地震災禍後,重建工作刻不容緩!因此香港50間不同的遊戲公司首次破天荒合作,僅於14天內特別籌備了「香港遊戲界賑災大行動」,參加的遊戲公司分?網遊界及電視遊戲界別,而網遊運營商共捐了21套網遊虛網義賣,這合共1000份的虛擬道具吸引了近千玩家通宵排隊。
 
 
 
《明周2124封面故事之火狗工房》
 
跟溫室堨援撉漲P學道別,我來到太古坊後面不甚起眼的華蘭中心。在八、九十年代,這幢工業大廈曾是馬榮成等本地漫畫家發[的旺地。如今港漫讀者闡Y重萎縮,從業員人人叫苦連天,當過幾年雜誌漫畫版記者的Gabriel 卻選擇在這媔}設遊戲公司,追逐另一種創作人的夢。他帶我走過鋪天蓋地的動漫玩意和雜物,到會議室去做訪問;跟理工大學井然有序的電腦室相比,這堿J像數碼時代的山寨廠,也彷彿是御宅族的「散仔館」。也許因為豬流感的陰霾未散,他特別提醒我:「我們的台灣合作夥伴都說,每次來這會議室開會,回到老家後一定病倒。」想到從前讀書不成的小子們在華蘭中心畫出彩虹,我忽然覺得,遊戲迷的彩虹似乎格外遙遠。

御宅族的「散仔館」

Gabriel 的「火狗工房」無疑是亂七八糟的。與其說它是間凌亂的辦公室,不如說它像電車男十年沒執拾過的房間。舉目所見,左邊是叮噹掛牆鐘,右邊有島本和彥的漫畫日曆,一張《機動戰士》的自護軍旗像抹布一樣擱在書架上,地上則有滑板車、舊電視與無數日本漫畫。無論牆上的海報,抑或同事桌上的玩具擺設,出現率最頻密的還是美少女 —— 有的是同事們的動漫心頭好,有的則是「火狗」自家遊戲的女主角。

這邊廂,來自IVE的實習生Steven正在全神貫注打機。有時初入行的新人會像他一樣,被分派game tester的工作 —— 就是重複又重複試玩遊戲,從而找出程式上的錯漏。「當作平日打機當然覺得悶,不過作為工作我覺得很有冒險的感覺。」連續八小時打機顯然令人呆滯,但他還是極力擠出一點熱誠。那邊廂,負責角色造型與遊戲美術的靈魂人物阿琪,正在趕畫新作的插畫海報。我問手頭這幅作品畫了多久, 答案是「尋日到而家」,而其時已是晚上八時許。只見她妙筆生花,眼神堳o有長年累月「通頂」參透出來的「覺悟」。Gabriel特別相約我晚上來訪,因為這個時候段比較人齊。「我們公司管理偏弱,幾乎沒有上班時間這回事。為免跟他們斷絕溝通,我唯一的要求是大家出沒的時段要跟我有一定重疊。」正如從前的漫畫主筆跟助理一樣,Gabriel跟手足們也是義無反顧,經常在公司「通頂」。事實上老闆房媮晹竟枺H和按摩椅, 供有需要人士隨時大昏迷。因為要請能力與品味都配合的員工殊不容易, Gabriel唯有實行精英制。眼前十七位員工相信都是地獄式磨鍊底下的生還者。

對美少女的堅持

也許眼前的景象實在震撼,讓我不自覺把火狗形容得有點恐怖。其實在這一片天昏地暗的混沌媕Y,可是包含了年輕人的理想。跟一班製作人聊天,筆者發現好幾人都替自己起了日本名字。像一位人稱「蝦子麵」的freelance遊戲設計員,行走江湖的外號原來叫Hajime。美術阿琪的名字由來則是她的日語筆名Aki。阿琪本身既是日本動畫迷,也是美少女電腦遊戲的資深擁躉。正如蝦子麵所講,火狗是本地碩果僅存做日本風美少女遊戲的開發商。在這媦麙o下去的,本身多半是的熱血fan屎。

所謂「美少女遊戲」又稱gal game,說穿了就是為玩家炮製愛情體驗,讓他們邂逅虛擬美少女的追女仔遊戲。除了要讓玩家談一場(或好幾場)甜蜜的戀愛,令人心動的畫面美術也是這類遊戲的賣點。

Gabriel 的遊戲之所以贏得一班港、台的捧場客,原因之一正是對美術的堅持。為了跟日本的高水準遊戲看齊,他們除了在花枝招展的人物下功夫,還仿傚人家日本大廠商,在遊戲堨[插手繪動畫。要知道,雖然他們做的只有短短兩分鐘左右,可是動畫本身其實是一秒三十格的玩意,全部人手繪畫簡直嘔心瀝血。若然是規模大一點的公司,這種吃力的工作可能會交予大陸師傅處理,可是他們不過是兄弟班,於是製作幾乎全落到美術總監阿狗一人身上。

港式茶餐廳的日本料理

雖然有的粉絲玩家會跟你說,火狗造的遊戲連日本公司都比下去,不過人家日本始終是ACG(動畫、漫畫、遊戲三種相關產業的統稱)的發源地,這種講法未免讓人覺得帶有感情分。然而不能否認的是,他們的確是少數能夠從個人電腦晉身所謂console games的家用遊戲機平台, 在Playstation 2、Xbox等風靡全球的主機上推出遊戲的香港公司,就連一些日本的機迷都知道負責美術的人叫Aki老師。以一間「慢工出慢貨」、平均三年才有一隻遊戲的公司而言,這樣的成績確實有點不可思議。

究其原因,跟陳冠中講的香港「雜種文化」不無關係。一般美少女遊戲的玩法,不外乎選擇不同對話跟女角搭訕,但求盡量討好電腦角色,爭取約會以至進一步發展。他們的《愛神餐館2》卻完全是另一次元的東西:玩家飾演的是一個幻想國度媕Y的日本料理實習生,在遊戲中不但要經營實習餐館,又要研究新食譜,還得一邊到森林打怪物,一邊搜尋傳說中的古代食譜跟廚具。當然,你還得擠出空檔來跟一眾女角談情。結果,遊戲就好比用港式茶餐廳思維,去炮製高級的日本料理 —— 既有日本菜的精緻,又做到花多眼亂兼「抵食夾大件」,自然讓外國人為之驚艷。

跟市場作對的製作人

當初於90年代成立的「火狗工房」,不過是一班日本動漫的同好聚在一起,製作大家理想中的「同人誌」(日本動漫術語,意為由業餘同好自資出版的漫畫作品)。 98年有人邀請他們協力製作遊戲,合作雖然未能成事,卻挑起了大家的癮頭,於是他們便在2000年首次推出其開山之作《愛神餐館》。受日本方面的風氣感染,深信動畫、漫畫跟遊戲三者是不可分割的媒體,所以,他們本來其實有更大想頭,一心想茪T線發展。他們搞過實驗動畫,也辦過仿傚日本的漫畫連載雜誌,又把連載結集成單行本推出市面,最後,蝕個痛快。即使動軋投資百多兩百萬的電腦遊戲,他們還是我行我素 —— 從劇本、角色造型、遊戲設計以至音樂,他們都堅持原創,沒想過像好些本地開發商一樣,找受歡迎的小說或漫畫改編。這種堅持套在香港環境可謂不切實際,可是歸根究柢,火狗正是一譫禰奕鶚@對的熱血御宅族。

「好玩」兩個字是神聖的

在外行人眼中,電腦遊戲也許只是消遣,談不上高低優劣之分。可是對他們而言,「好玩」幾乎是一項神聖的使命。有時為了讓遊戲好玩,Gabriel往往忘記了「睇餸食飯」。

「自己喜歡玩同類遊戲,所以即使每次都提醒自己別太貪心,開發過程還是會邊做邊改,不斷加入喜歡的點子。我們不擅長做小規模的遊戲 —— 計劃的時候明明是細game,做荌詁茼雂秸雃角井活C」

2000 年打後,線上遊戲於兩岸三地迅速流行,不少本地開發商窺準大陸市場,紛紛轉攻此項。可是從他們的角度看來,造這種讓一萬幾千人同時遊玩的遊戲,往往沒什麼創作空間:「尤其在內地,大型線上遊戲始終是低消費娛樂,吸引的主要是沒什麼打機經驗的casual gamers。偏偏門外漢不但人多勢眾,而且往往最多聲氣。現在內地受歡迎的遊戲幾乎是『捉茠戛a的手去玩』的。有香港人甚至發明了所謂『自動尋路系統』,玩家無需在遊戲版圖上歷險探路,只要按一下按鈕,角色便自動到達目的地。」

以往火狗造的「單機game」(即沒有上網功能的獨立玩戲)遊戲便被一些玩家批評過分嚴厲。其實,現時香港人做的線上遊戲一味鼓吹玩家購買道具,以增強戰鬥力,這種一味誘發買武器而罔顧平衡度的遊戲,實非Gabriel等老機迷所願見。加上線上遊戲限於遊玩形式,故事性通常比較薄弱,很難讓火狗那樣的製作人有創作的滿足感。故在07年以前,他們一直未有造線上遊戲的打算。

足足虧損八年

雖然《愛神餐館》的個人電腦版本先後賣到台灣和韓國,Xbox和Playstation的版本又打進日本市場為港爭光,可是開發他們這種相對小眾口味的遊戲,始終是可怕的無底深潭。正如Gabriel在07年一篇賺人熱淚的網誌上說:「虧蚇追求的夢想,終有完結的一天。」事實上,當時他的公司已經連續第八年虧蝕。政府對業界欠缺資助,為一般中小企而設的貸款既難申請息口又高,想向銀行求救更加是「唔駛旨意」……他投放的一直是自己跟父親的老本。自己掏荷包還可以說心甘命抵,可是要一班手足多年來為他活在貧窮線底下,怎麼也說不過去。

當日他寫那篇網誌,隨了宣布公司極可能短期內結束,也希望在絕望之際得到一點鼓勵,支持他想盡辦法熬下去。我不知道火狗的遊戲在香港實際有多少玩家,不過從擁躉們五百多段回應看來,我肯定他們賺到的支持者至少都是死心塌地的。表示傷心流淚的固然不少,盛讚他們的作品製作用心的也大有人在。令我這個局外人也冷不防鼻頭一酸的,是有網友說火狗「代表住千萬香港玩家的夢想」。

夢想的力量有時不是市場學可以解釋的。明明是連續虧損的公司,倒閉危機一傳出,卻立刻有幾家熱心的收購者向他們招手,也有開發商提出救亡的合作計劃。事實證明,Gabriel的經營手法可能不切實際,可是他們做遊戲的功夫卻備受肯定。這臚ㄛ陘後的電車男女,最後當然捨收購而取合作計劃。不過奇蹟還是有代價的 —— 現在他們靠台灣公司Gamania出資,自己只能賺取遊戲的開發費用。而且如今趕製中的《Tiara Concerto》,是他們一直避之則吉的線上遊戲。眼見員工的生活質素如今大大改善,相信這一點妥協已經不算什麼。


 
 
[回首頁]